爱狗人士解救300只狗遭拒 狗贩:我哪里违法了?

时间:2019-05-29 15:43 点击:161

  李玲表示,所谓的无害化处理,就是把这些狗狗活埋了,后来狗场的商贩还开来了挖掘机,但是被她们挡了下来。“如果要埋狗,先把我们这些人埋了。”爱狗人士在现场喊道,与商贩的冲突不断升级,甚至发生抓扯。

  23日傍晚,当地动物检疫部门提出了一个方案,将狗场的狗进行无害化处理,但遭到现场爱狗人士的强烈反对。

  张天鸿律师介绍说,对于狗肉流通市场不规范的现象,在没有填补法律空白前,现目前只能进行市场行政监管,新食品安全法规定,病死、毒死或者死因不明的禽、畜、兽、水产动物肉类及其制品,未按规定进行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禁止生产和经营,否则将追究经济、行政乃至刑事责任。

  爱狗人士的围堵让部门也很无奈。上述负责人表示,我国也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能收狗卖,现在他们也不好处理。鉴于担心产生疫情,按照相关规定,冕宁县农业农村局提出的方案是进行无害化处理,但是遭到爱心人士的极力反对,最终该方案未能实施。

  今年54岁的李玲自己做企业,她称自己参与过几十次“救狗行动”,从去年11月起,她与多名志愿者一起捣毁了多个收狗窝点,先后在四川简阳、达州、内江、广安、成都等地解救了一大批狗狗。

  24日上午,有小货车拉着狗准备驶入收狗点,但是被爱狗人士拦下,双方僵持不下,她们又拨打了110电话。

  4月29日,她们找了一名泸沽当地的朋友,到这个收狗点打探情况。“以买狗的名义进入到收狗点,才发现者这里藏着几百只狗狗,而且狗场的环境很差。”吴女士说,她们买走了几条受伤较为严重的狗狗,送到了西昌的宠物医院救治。

  一场救狗行动由此开始。

  很快,有运狗的小货车驶来,准备驶入收狗点,但是因为爱狗人士将路堵住,只能停在村道上。见此情景,杨勇从院坝里走了出来,进了小货车驾驶室,随着一声油门声响,他将货车开到了爱狗人士的车辆后面,将其堵住,双方开始争吵起来,现场的“火药味”很浓。

  至于有爱狗人士质疑狗来源不明,杨勇称,这些都是凉山州各县或外地收的狗,大多来自农村,“他们说是偷的、毒的,我不否认有这样的情况存在,我只是一个中间商,这个账不能算在我头上,我想这个公安机关可以调查。”

  “那条法律规定了狗不能买卖,我哪里违法了?”杨勇情绪激动的说,如果爱狗人士觉得他违法了,可以向政府部门举报,如果违法了,他愿意接受有关部门相应的处罚,“但是不应该采取这种极端的堵路、拦车手段,这已经给我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

  收狗的商贩刘勇回应称,自己收狗已经20多年,每年收狗2万余条,基本都销往广西,全家靠此为生,“哪条法律规定了狗不能买卖?”。几年前,刘勇运狗到云南时,已被爱狗人士拦截一次,损失了八九万,他情绪激动的说,“这次再造成什么损失,我要和他们拼命。”

  收狗20多年,此前一次已损失近十万

  不远处,阵阵狗叫声从狗场里传来,吴女士等人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她们的车将狗场进出的路口堵住,车辆已经无法进出,这是她们与狗场商贩对峙的第二天。

  “每次救狗都会遭遇诸多尴尬,我们没有执法权。”李玲说,在掌握证据后,她们先打了110报警,再向冕宁县的动物检疫等部门举报。23日下午,泸沽镇派出所的民警及动物检疫部门介入,并对收狗的商贩进行了询问调查。

  五名救狗志愿者驾车从西安出发,经过十多个小时、一千多公里的奔波,才与西昌的爱狗人士汇合;22日晚上,五名救狗志愿者从成都出发,赶到冕宁县泸沽镇支援。

  丢狗

  杨勇称,几年前,他拉了一车价值约20万元的狗从西昌出发,准备拉倒广西交货,但是车子行驶到云南境内时,他被一群爱狗人士拦截,并表示要把狗救走,双方也产生了冲突。后来,爱狗人士只给了12万元,就把这一车狗拉走了,“这次损失八九万,想起都冒火。”

  针对冕宁、西昌的“救狗行动”,这些爱狗人士建了一个微信群,命名为“瓦解西昌窝点”,群员有一百余人,现场的人不断在群里发着最新的消息,未到现场的人在支招,群里充满着愤怒的情绪。不时,有群员发消息称,正在赶往现场的路上。

  杨勇将爱狗人士的车堵住后,走回了院子。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走进院坝,杨勇看见有人前来,脸上带着愤怒,大声呵斥道,“滚, HR娱乐登陆地址你们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这样的话,杨勇连续重复说了三次。等他情绪稍微平复,我们才做解释,他接受了采访。

  这并不是杨勇第一次被爱狗人士围堵。

  冕宁县泸沽镇西北社区有关负责人介绍,经过调查了解,杨勇狗场的这批狗是从藏区运过来的,这些地方是包虫病疫情高发区,“不敢保证这些狗没有带这些病,如果传染给人,后果不堪设想。”

  24日中午,在收狗点的院坝内,老板杨勇坐立不安,时而起身踱步,时而向外张望,他们也观察着这些爱狗人士的举动。

  “此前也发生过一次类似的拦狗事件,影响也很大。”罗先生还表示,这次来的爱狗人士甚至给他们的工作造成了困扰,他们找到一名防疫人员的电话后,全国各地的爱狗人士进行电话轰炸,电话不接,就不断发短信,“我们觉得爱狗也应该保持理智。”

  救狗

  目前,杨勇的狗场还有300多只狗,都是从外地买来的。杨勇说,自23日几十名爱狗人士来到狗场之后,情绪十分激动,多次与他们发生冲突,“这些狗价值10多万,他们想不给钱,就把这些狗拉走,这怎么可能,简直是异想天开。”

  “我们是真的爱狗,更不希望它们遭到虐待,甚至被杀流入人们的餐桌。”在现场,多名爱狗人士表示,她们要不惜代价将这批狗狗解救,要与狗贩对峙到底。

  “这个主要是针对活狗活猫的运输,并不涉及屠宰和肉制品问题,但是严苛的条件下,活狗活猫在运输时也往往没有经过检验检疫。”有业内人士坦言,一些活猫活狗运输车辆,往往并不主动报检,而是趁着夜色上高速,规避检查。

  24日中午,烈日当空,气温超过30度,在冕宁县泸沽镇的一处村道上,吴女士等人坐在车里,监视着收狗点的一举一动,只要有任何人或车辆出入,她们都用手机拍下来,现场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狗贩:

  吴女士说,大家下了决心要救出这批狗狗,于是西昌的近百名爱狗人士纷纷众筹了费用,邀请成都、西安的救狗志愿者前来帮助救狗,“他们有经验,参加过多次这种(救狗)事件。”

  对于爱狗人士来讲,商业新闻他们觉得如果这些狗没有经过检疫,他们有权进行拦截。但随着类似事件的不断上演,也有越来越多不同的声音认为,制止违法也要守法。

  最终,挖掘机开走了,方案未能执行,李玲说她们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

  寻找丢失狗狗,发现大型收狗窝点

  5月22日,一场声势浩大的“救狗行动”开始了,号召各地的爱狗人士自愿参加。

  虽然我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不断完善,但仍有一些监管空白没有及时填补,比如狗肉、鸟肉等,既没有纳入强制免疫、定点屠宰也没有纳入检验检疫程序,而是长期游走在灰色地带,这就给了狗肉上餐桌的机会。有调查报告中称:每年仅在玉林非法交易屠宰、流上餐桌的狗就累计高达600万只。

  李玲称,她每年都要花不少钱“救狗”,今年到现在已经花了五六万,“通常解救的狗狗除了部分爱心人士收养外,大多要分流各地的爱心收容机构,治疗及安置、喂养的费用都特别高,像我这样的人很多,有人卖了房子,甚至借钱、贷款,救狗的人不再少数,我们经常这样说,富婆也要变穷鬼。”

  四川谦亨律师事务所张天鸿律师表示,在现行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规定下,对于能否买卖狗肉或食用狗肉确实没有禁止性规定,法无禁止即可为,乃至于造成买卖狗肉人员、食用狗肉人员与爱狗人士相互冲突。但从执法部门角度考虑,法无授权即禁止,执法部门最终处理却又无法可依,无处理依据。目前而言,狗肉监管空白亟需完善法律法规来改变,这才是解决买卖狗人员与爱狗人士矛盾问题的关键根源。

  当地封锁囤狗场,目前无法进行处理

  僵持

  李玲(化名)是来自成都的志愿者,红星新闻记者见到她时,她与几名志愿者正坐在车里商讨方案,从23日白天开始,她和几名志愿者就守在狗场外,“昨晚守了一个通宵,几乎整夜未眠,主要是防止商贩偷偷将狗运走。”

  事实上,在2013年4月22日,农业部兽医局便出台了《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落实进一步2011年印发的《犬产地检疫规程》和《猫产地检疫规程》,调运犬、猫必须逐只按规程实施产地检疫,逐只出具检疫证明。其中,调运犬、猫前,饲养者应提前3天向所在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申报检疫。

  救狗的消息很快扩散,成都、西安等地的爱狗人士纷纷开始在网上声讨,并表示要加入到行动中。

  24日下午,冕宁县泸沽镇的防疫人员前往刘勇的收狗点,准备给这些狗狗打疫苗,但是再次遭到爱狗人士的反对和阻拦,她们认为,“狗狗生病是不能打疫苗的,打疫苗会加速它们的死亡。”因此,防疫人员只能作罢。

  很快,来自西昌、成都、西安的四五十名救狗志愿者赶到泸沽镇的收狗点,将狗场团团围住,拦截运输狗的车辆,并向收狗商贩讨要说法,要求从商贩的狗场中将狗解救,但却遭到了商贩的当场拒绝。

  西安成都志愿者千里支援,要埋狗先把我埋了

  参与现场处置的防疫员罗先生介绍,因为无害化处理方案暂不能实施,所以他们只能将狗场封存,钥匙交给了警方管理,等待进一步的处理方案,“现在还没的办法处理,为防止疫情发生,只能先给这些狗打疫苗。”

  近几年“爱狗人士拦车救狗”在全国各地频频发生,从2011年的京哈高速拦车救狗,到广西狗肉节引起的一系列冲突,再到北京大兴狗贩收万元放狗……这些行为的背后,主要依据的是农业部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调运犬、猫必须逐只按规程实施产地检疫,逐只出具检疫证明。

  杨勇情绪激动的说,他们两家人都靠贩狗维持生计,现在他还将房子抵押,银行还欠了一百万贷款,“现在压力大的很,这次再造成什么损失,我要和他们拼命。”

  据了解,包虫病是一种由棘球绦虫幼虫引起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病,因泡型包虫病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又被称作“虫癌”、“第二癌症”,狗是包虫病传播的重要源头。

  吴女士是西昌的一名爱狗人士,她家里还养着一只吉娃娃,“这只狗狗脚断了,光手术和治疗费就花了5000多元,它已经陪伴我五年了,我是真的爱它”。今年4月中旬,她加入了西昌的一个微信群,里面大约有200多人,都是些爱狗人士,有人家里养了十多只狗狗,群里时而还发起一些救助流浪狗的行动。

  与此同时,在西昌城区大坟堆附近,一场“救狗行动”也正在进行,这些爱心志愿者还发现了三个收狗点,大约有两百多只狗。23日晚上,四名女性爱狗人士在附近打地铺,防止商贩将狗转移或屠宰。目前,西昌的动物检疫部门、警方也已介入此事,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事发后,冕宁县农业农村局、泸沽镇政府、派出所、西北社区等部门介入此事。杨勇也在等待处理结果,“我就希望政府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究竟能不能收狗,有没得相关法律依据,如果不能收,我不干了就是。”

  饲养场申报检疫的,应提供养殖场《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和养殖档案、相应疫病实验室检测报告。个人申报检疫的,应出示狂犬病免疫证明及相应疫病实验室检测报告。

责任编辑:闫宏亮

▲爱狗人士车堵住了收狗点进出的路▲爱狗人士车堵住了收狗点进出的路▲杨勇的收狗场所▲杨勇的收狗场所▲爱狗人士与收狗商贩发生对峙▲爱狗人士与收狗商贩发生对峙▲收狗商贩杨勇接受采访▲收狗商贩杨勇接受采访▲杨勇带记者看收狗场所▲杨勇带记者看收狗场所▲警方处置▲警方处置▲公安、动检部门介入▲公安、动检部门介入▲爱狗人士发现的收狗点▲爱狗人士发现的收狗点

  双方协商不成,冲突进一步升级,爱狗人士将收狗点围堵,开车将路口堵住,整夜守在狗场附近,防止商贩偷偷运狗。得知狗来自疫区,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介入,原本计划将狗进行无害化处理,但是遭到爱狗人士的强烈反对。

  杨勇称,自己已经收狗20多年,这个囤狗场占地大约有2亩,规模在当地算大的,他现在和姐姐一起做贩狗生意。“我们这边收狗很普遍,我自己一年差不多收2万条左右,这些狗都拉倒广西玉林那边去卖,一斤赚个五角钱,一年大概能赚10多万,我们一家就靠这个生活。”

  来源:红星新闻

  这样的消息发到爱狗群后,引发了众多爱狗人士的愤怒。“这里的狗狗很多,我们就在想是否能够解救或设法取缔这个收购点。”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吴女士等诸多人的共鸣。不过,她们之前并没有参与类似的“救狗行动”,完全没有经验。

  后来,现场的人慢慢散了,李玲等五人就通宵守在狗场外面,轮流监视收狗点的动向。24日凌晨2点过,一辆大货车从狗场开出,她们怀疑是这辆车是去拉狗,于是有志愿者一路跟踪,“驾驶员发现有人在跟踪,跑的飞快,最终没追上。”

  实际上,这场冲突早在一个月前就埋下了伏笔,这源于西昌的一位爱狗人士丢了自己的狗狗。

  吴女士回忆,大约是在4月20多号的时候,一名群友的狗狗丢了,说找遍了西昌周边的地方,都未找到爱犬的身影,随着寻找范围的扩大,找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冕宁县泸沽镇,发现了这个大型收狗窝点,怀疑狗狗是不是流入了这里。但是,收狗点防备森严,一般人不能进入。

  24日晚,爱狗人士继续通宵蹲守在冕宁、西昌的收狗点,僵持仍然在持续。

  犬只方面法律空白,类似矛盾冲突屡见不止

  刘勇坦言,之前一直都在相关部门办理了检疫证明,但是从几年前开始,就没有再办了。

  目前,当地政府及社区介入协调处理,不断有爱狗人士从外地赶来,这场“救狗行动”仍在僵持中。

  律师:

  这两天,在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泸沽镇的一个收狗点正在上演着一场争狗大战:从5月23日起,来自西昌、成都、西安的四五十名爱狗人士,参与到一场“救狗行动”中,要求从商贩的狗场中解救300多只狗,遭到了商贩的拒绝。

  原标题:爱狗人士解救300只狗遭拒,狗贩:全家靠此为生,我哪里违法了?

,,
当前网址:http://www.zxhunter.com/shangyexinwen/122175.html
tag:爱狗,人士,解救,300只,狗遭,拒,狗贩,我,哪里,

发表评论 (161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HR娱乐-官方网站 @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